牛魔王为香港哭泣:“揽炒”的代价

机电学院浏览次数: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04

  注:“揽炒”在香港流行语中近乎“我要抱着你一起死”之意,在香港人心中,“揽炒”比与其意思相近的“玉石俱焚”、“同归于尽”更能简洁地概括暴徒的心态。“我们拒绝揽炒,要救香港。”这是经历了几个月动乱的各界港人,对暴力事件做出的齐声呼吁。

  11月2日,周六,这一天的感受与前些天看到的“风平浪静”的“东方明珠”反差很大。

  令我陷入深思的是:为什么周一至周五的白天,还是那些文质彬彬的人,周六、周日就变成了魑魅魍魉?为什么秩序井然的法治社会,会在这几个月里陷入周期性的无法无天?

  我到香港才几天。仅就这几天的观察,还不足以给出答案。但是,我看到了那些被迷惑、被裹挟、被“绑架”的普通市民,心痛他们的无奈、无助、无辜。

  11月2日,维园大游行。早在我们抵港当天就已获悉,接连几天,新闻也在不断播报,有关申请游行被两度驳回。连我们这些游客都知道,相信香港市民会更加清楚,这天发生在维园的集结,肯定是非法集会。

  集会时间是下午3点,2:30时,维园还是平静的,铜锣湾地铁站附近开始出人潮。

  3点半,维园人流不断涌入,大批警员到场喊话,称是非法集结,要求在场市民散去。我混迹人群,听他们叫喊口号,看他们对警方的警告置若罔闻。

  这些人中,年轻人居多,也有一些服色各异的中青年,黑衣蒙面人里不乏青年女性。他们看起来有组织、有分工,有人拿对讲机,有人打着只有彼此明白的手语、旗语,有人负责后勤保障……俨然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。

  警方开始驱散人群,部分市民开始离散。我跟随几个中年人一起离开,其中一位大姐还安慰我(也不知是不是自我安慰):不是戒严,“出街”是没关系的。

  突然,警车鸣笛声响起,人群马上骚动起来。有人喊道:水炮车来啦,快走呀,快跑呀!于是,情况不明的人们一起狼奔豕突起来。不远处一辆水炮车停下,一位大哥停下脚步拍摄,吓得大姐马上叫起来:“不好影啊,快d走啊,唔系真系喷水啦!”

  路人纷纷就近寻找障碍物躲避,504王中王挂牌福彩快3开奖结果今天!我在人群中也被紧张的气氛感染,躲在了天桥墩旁,周围的人都是杯弓蛇影、狼狈受惊的样子。

  我仿佛身处巷战现场,心中有几分遑惑,同时生出巨大的荒谬感:万万想不到,都已经是9102年了,在我来过十数次曾无比心仪的城市里,居然会亲历这样一幕。

  更令我困惑的是:这些明显不是“黑衣人”的市民,他们面对警方执法时显得紧张而配合,他们的举动显得守法知礼,可为何明知是非法集结,还要来呢?他们的诉求到底是什么?

  我住的酒店11月2日这天恰有新人摆婚宴,摆了30围台,结果只来了不到一半人,很多到来的宾客都说地铁出口被封,不得其门而出,兜了大圈才来到。新郎新娘一直站在三楼宴会厅门口等待,却怎么也等不来另一半客人。他们上午在酒店大堂拍照时的喜悦还在眼前,此刻却唯有无奈了。

  我们看到:黑衣人在街道中心设置路障、烧纸箱,旁边的一位清洁工人,默默地看着,待火烧完就去收拾;

  我们看到:酒店附近围墙被涂抹大量标语,酒店几位员工,事后默默地用化学清涤剂进行清洗;

  我们看到:偌大的茶餐厅只有一台客人。见我们进去,几个员工马上争相上前斟茶递水——原本一个客似云来的周末的夜晚,就这样被破坏了。他们看着外面“黑衣人”不时跑来跑去,脸上的表情也令人相当同情。

  在酒店门口,保安见我驻足张望,马上前来询问,我说不知还能不能去街上的茶餐厅吃饭,他马上友好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外卖单,说:你看看他们还送不送餐?你有没有香港电话,要不要我帮你打?听我说要去下一个街口看看,他再三建议不要去,见我坚持,他居然默默地将送我到下一个街口,看我暂时安全才离开。他说,已经3个星期没有在港岛这边闹了,酒店生意眼看刚稳定下来,这个“结”不知得怎么拆了……

  一位的士司机忧心忡忡地说:现在影响还只是初现,接下来很多铺头到期可能就不续约了,很多人会失业,到时香港就“不知怎么死”了……

  连我这样一个“外人”都为香港哭泣,那些口口声声香港是你家的人,真为香港好,消停消停吧!